停飞、疫情与金融危机,百年波音真要破产了?

波音作为美利坚合众国位于北方的工业长子,是美国制造业的金子招牌,也是美国在航空领域实力的最佳体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波音并购了麦道之后,更是军用民用两开花,在两大领域上干的有声有色。然而波音近两年可谓是流年不利,原本以为2019年737MAX丑闻所带来的波音危机已经是波音所遇到的最糟糕的事了,然而老话说的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如果说2019年波音是遭遇了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最大的危机,那么在2020年波音已经到了决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从波音财报中可以看出,波音目前的业务主要由三部分组成:波音民机、波音防务(军工)波音全球服务以及波音资本。以未受737MAX危机影响的正常年份2018年为例,波音民机业务收入在波音总收入中占比57%,防务业务占比26%,全球服务占比17%,波音资本及其他占比不足1%。而在民机业务大受影响的2019年,民机业务占总收入42%,防务占34%,全球服务占24%。伴随着737MAX带来的民机业务萎缩,波音的2019年总营收也仅有765亿美元,同比下降24.2%。




2018、2019年波音各大业务的收入比例,可见民机板块下降,而防务板块增长明显


01

雪上加霜的民机业务

2019年对波音打击最大的莫过于连续两起空难所导致的737MAX危机,以及由此带来的波音丑闻。而随着对737MAX调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丑闻被挖掘出来公之于众(详见《漏洞、丑闻与黑幕》一文,本文不再赘述),也使得越来越多的漏洞被发现。从目前使用最广泛的波音客机737NG(737NG为737MAX的上一代,也是目前使用最多的中型喷气客机),到尖端技术的集大成者787,以及美军下一代加油机KC46天马座(由于KC46使用波音767的机身,所以订单计算及生产都在波音民机内),都暴露出了大量的质量问题以及监管丑闻,这也使得百年老店波音的声誉跌入了谷底。


KC46的质量问题让美国空军一度拒收,之后为了“讲政治”重新开始接收KC46


在2019年,波音获得的净订单数为243架,是自09年经济危机以来最糟糕的一次,订单数环比下降74%(09年经济危机期间波音年度净订单数为236,环比下降57%)。而订单的大幅减少对波音意味着资金的大幅减少。由于民用喷气机的高价属性,购买飞机通常是用首付+分期付款的模式进行(其他方式还有租赁等),也因此一笔确定的订单通常意味着一笔可观的定金(通常首付为总价25%)。而跌入谷底的订单数量则意味着这些预收款项大幅减少,给财务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而除了大幅缩水的订单之外,波音在2019年3月737MAX停飞之后并没有选择停产737MAX,而是继续维持生产,只是将生产速度从每月52架降低到每月42架。当时的波音相信737MAX能很快复飞,咬牙维持生产线运作是非常合理的选择。如果如波音预期,搞定FAA那边做到2019年6月就复飞并交付,那这是最佳选择。然而迟迟无法获得复飞时,坚持生产又无法交付的飞机就成为了沉重的负担。根据波音2019年年报,波音在737MAX危机中共支付给航空公司及客户赔偿12亿美元,还有124亿美元用于维持停飞后9个月的生产,最终于2020年1月停产737MAX。


当然现在对波音来说这已经不是最糟糕的了。自今年3月份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开始蔓延时,位于西海岸的华盛顿州与加利福尼亚州首先受到了严重冲击。而波音民机百年来都扎根于华盛顿州,其民机总部与最重要的两个工厂兰顿工厂与艾弗莱特工厂都在华盛顿州西雅图。兰顿工厂有约12000名雇员,而艾弗莱特工厂有约45000名雇员。也因此当西雅图爆发疫情时,波音很难避免受到疫情影响,在3月10日波音艾弗莱特工厂就有一名员工确诊新冠病毒。虽然之后波音安排大量员工在家工作,但只能让行政人员在家办公,生产线工人依然需要来工厂生产线上工作,也因此工厂内的大规模爆发是无法避免的。3月24日波音艾弗莱特工厂内有135人确诊新冠病毒,波音宣告关闭艾弗莱特工厂。而4月6日仅存的北查尔斯顿工厂(专门生产波音787)也因发现大量确诊病例宣告无限期关闭。至此波音民机所有的生产厂全都宣告关闭停工——这是波音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波音的艾弗莱特工厂是世界上最大的飞机总装厂


02

困难重重的波音防务

波音另一大重要业务军工业务,日子也并不好过。波音防务作为波音军工业务的主体,其业务主要由军机以及太空项目所组成。波音防务的业务有很大一部分继承自麦道公司,包括F-18以及F-15系列。波音民机工厂也生产着一定的军机订单,也即P8A海神反潜机及KC46天马座加油机,这是因为P8A及KC46是使用民机机身(波音737NG与波音767)所发展而来的军机项目。太空部分则主要是波音的SLS飞船以及作为ULA联盟一员的卫星发射业务。


由于波音在JSF项目中竞标失败,使得波音无缘这一规模最为庞大的四代机项目,固定翼作战飞机仅有F-18系列以及F-15系列。而随着美国海军及空军开始全面列装F-35,波音的三代机生产线面临极大的危机。虽然目前F-35无法全面替换美国庞大的三代机机群,而美国军方也有更新飞机的需求,使得波音还有一定数量的订单,但现有的三代机生产线无疑已经是夕阳产业了。从波音年报来看,波音防务的收入来源70%是美国军方的订单,30%是海外客户的订单,美国军方始终是波音最大的客户。


在2019年3月波音成功拿下了美国海军78架F/A-18 block3的大订单,价值高达40亿美元。然而好景不长,在2020年2月美国海军宣布这笔78架订单要砍掉36架,而省下来的钱用于海军下一代战机(六代机)项目NGAD。毕竟都2020年了,美国海军面对的对手已是今非昔比,就算采购的是最新的F/A-18E/F 第三批次,也依然无法有效面对美国海军所面临的主要威胁——XX-21、XX-26型反舰弹道导弹。所幸随着德国退役狂风战机,德国需要寻求具有能投放B61核弹能力的战机来替换狂风作为核打击机。由于F-35目前并不具备核打击能力(需第四批次才具有),而且德国由于政治因素购买F-35困难重重,于是F-18就成了德国优先考虑的选择。德国的更新需求为45架,虽然面对着台风战机等竞争对手,但成熟的F-18有不小的希望能拿下德国订单以填上美国海军削减订单的缺口。但在美国海军全面进入四代机的今天,F18系列生产线的未来依然不容乐观。


而F-15战机项目就更加悲剧了。波音再怎么改再怎么吹上天也无法让美国空军接受一款单价远高于F-35A的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设计改进而来的战机。纵使前波音副总裁、美国前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强行推动空军采购F-15X,捏着空军的鼻子让空军吃下48架的订单,在沙纳汉从代理国防部长之位上走人后,也面临着“人亡政息”,48架的大订单只有8架在2020年预算中得到了落实(12亿美元采购8架),单价远贵于F-35A(80亿美元采购78架)。



单价比F35还贵的F15X,在排除政治影响之后能卖出多少是个问题


至于波音防务现在的拳头产品P8A海神反潜机与KC46天马座加油机,两者均有着数量不少的订单。根据波音资料显示,P8A海神反潜机共有订单157架(含海外订单),已经完成交付128架,剩下27架尚未交付。而KC46天马座加油机共有订单73架,35架未交付。作为目前性能最先进、飞行性能最好的反潜机,P8A的畅销是意料之中。相比KC46爆出一大堆质量问题,P8A并没有出现严重质量问题的反馈,海外用户也没有关于质量方面的怨言。然而P8A海神反潜机使用的机体是波音737NG,由于使用民机机体,其生产也在波音民机工厂内。而随着波音兰顿工厂的全面关停,P8A的生产与交付无疑也面临着无限期的停顿。KC46天马座也面临同样的困境,作为基于波音767机体的加油机KC46的生产线也在波音民机的艾弗莱特工厂,由于地处华盛顿州疫情严重,艾弗莱特工厂在3月底就宣告关闭,复工遥遥无期。且KC46上发现的种种质量丑闻使得美国空军对KC46极不信任,虽然勉强接收了交付的KC46,但只执行货运任务。


P8A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反潜机了


P8由于机身与737相同,在专产737的兰顿工厂内生产,只不过有着独立的组装线



KC46则是美国空军下一代主力加油机,是重要的力量倍增器


与P8相同,KC46也得“蹭”波音767的生产线,与民机几乎相同的系统与生产线能有效降低生产成本。


波音的费城工厂也因疫情原因成为了波音军工业务中少数几个被关停的工厂,主要生产直升机及V22鱼鹰。所幸波音制造军机的最大工厂圣路易斯工厂并没有因为疫情关系停工,但所属的几个项目也受疫情影响。如T-7A红鹰高级教练机研发进度就受疫情影响并不乐观,使得美国空军开始寻求T-7A红鹰的替代品,开始接洽韩国寻求租借T-50高级教练机。但对波音来说T-7A项目351架的订单是绝对不容有失的,波音寄希望于这一高级教练机来延续其战术飞机研发能力。

T-7A红鹰高级教练机


相比之下波音的无人机项目受疫情影响不大。由于MQ-25黃貂魚无人机以及波音新公布的ATS忠诚僚机无人机均由波音澳大利亚分部研发,而澳大利亚受疫情影响不大波音分部也能正常工作,这两个项目目前来看并没有受到较大冲击。



MQ-25黃貂魚舰载无人加油机



波音ATS忠诚僚机无人机项目


03

无法继续的资本游戏

疫情总会过去,停工的工厂也总会恢复,但是对波音来说能否回到往昔的正常生活已经成了一个大问题了。伴随着疫情在美国的爆发,美股也迎来了2008年危机之后最大规模的股灾,短短十天内美股经历了四次熔断,道琼斯指数从29000点暴跌到最低18591点,而波音股价也从330美元跌到最低95美元。在随后美股的反弹中波音从最低点的95美元随之反弹到148美元,但与股灾前相比已经腰斩过半。



在美国股市与经济密切相关,而对如波音这种庞然大物来说维持股价是非常重要的。高股价能提升投资者的信心吸引投资者购买股票,也能带来更大的融资能力。举个例子,波音在股价350美元时拿出一千万股为抵押向银行借贷30亿美元,由于一千万股价值35亿美元抵押物高于借贷额,银行很乐意为其提供资金。而随后股价暴跌到100美元时,之前作为抵押的一千万股的价值只有10亿美元了,抵押物不够借贷。这时候波音要么追加抵押物(如增加两千万股进行抵押或拿其他资产进行抵押),要么还给银行20亿美元。


也因此在过去几年中波音不断使用现金进行股价回购操作来维持股价。就算在困难重重面临巨大资金压力的2019年,波音依然在进行股票回购操作,始终将波音股价维持在330-380美元之间。然而随着资本市场的“黑天鹅”,波音的回购游戏已经玩不下去了,股价也在多重因素之下彻底崩盘,信用评级大幅下调。在重重危机之下,波音破产已经从一个玩笑话变成了一个大家必须面对的问题了,而最明显的一个不祥之兆则是波音对16万员工推出买断工龄与提前退休计划。对于六零后七零后中国人而言买断工龄与提前退休并不陌生,而提出这方案就说明企业无法承担庞大的人力成本,这往往是破产的先兆。而在美国,最佳的例子莫过于通用汽车了。


04

困难重重的波音防务

由于中日韩车企的崛起以及美国境内日益高涨的人工成本,美国汽车三大巨头之一的通用汽车在06年向全体员工提出买断工龄方案,补偿金额在3-14万美元之间。而随后通用汽车的经营状况并没有得到明显好转,并在08年经济危机之中最终面临破产。当然09年破产之前通用汽车最后一次向员工提供了买断工龄,然而这次买断金额只有几千美元。现在断言波音是否会走上通用汽车的老路尚且言之过早,但波音董事会、华尔街资本以及美国政府开始认真考虑这一可能性了——有趣的是波音董事、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在卸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后,便前往波音公司担任董事,而这样的一位前政府公职人员,当波音遭遇财务困境时,却明确反对政府对波音进行救市,最终宣布辞去波音公司董事职务。


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在面对波音危机时果断辞职“跳船”


当然波音就算破产也不代表波音会就此消失。对波音这种“大到不能倒”的企业而言,就算最终破产了,也会由美国政府出面主导破产重组进行兜底。还是以09年破产的通用汽车为例,当通用汽车破产之后美国财政部花费数百亿美元买下通用汽车60%股份并对通用汽车进行重组精简,两年之后将通用汽车重新上市。虽然期间美国财政部亏损了上百亿美元,但保住了通用汽车及上百万工作岗位,对美国政府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


美国财政部亏损上百亿美元成功完成通用汽车的救市


而具体到波音,相比汽车制造业并不高的门槛且通用汽车需要和中日韩欧车企激烈拼杀,波音的航空制造业依然属于高精尖领域。而且全球范围内也只有一个半对手(空客及商飞),且诸多领域具有明显优势(超远程客机领域)。既然09年能出资数百亿重组破产的通用汽车,那么在20/21年出资数百亿重组破产的波音更是理所当然了——更不用说波音及其配套产业链所带来的上百万个就业岗位了。


05

结语

今日波音作为航空及军工巨头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实在是令人唏嘘,一个企业的命运不仅仅和自身的作为有关,历史的行程也是很重要的。一个737MAX危机对波音来说还能应付过去,但疫情所带来的工厂停工与航空业大衰退导致波音真有破产风险这种事只能说是造化弄人了。纵使波音能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熬过这一关,对波音来说未来依然是崎岖坎坷的。


世间并没有所谓的永恒,强如波音也有徘徊在破产边缘的一天。波音最大的敌人既不是洛克希德马丁也不是新冠病毒,而是自身的傲慢与短视。对于企业来说认为自己“大到不能倒倒”是一种极为危险的思想,而波音则很好的成为了一个反面教材。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分享
共  条评论

评论

返回首页  留言反馈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tvbk.xyz 联系邮箱:admin@tvbk.xyz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

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说明具体情况。

联系邮箱:admin@tvbk.xyz 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